哀莫大于心死

有些路,明知道错的,走过了一次。
路途坎坷,众叛亲离,生无可恋。
咬牙挣扎,走到三千里之外,还是做不到尘归尘土归土。
最后竟抓块艳丽的麻布盖住不堪,假装阳光灿烂地走出到众人面前,咧嘴大笑。
伤疤没好竟然就忘了痛…
再一次走上那条不归路。
我在半夜一耳光一耳光地扇自己,却流不出眼泪。
没有人可以诉说,因为我知道世人的台词,
一定是:自作孽不可活!

评论
热度 ( 1 )

© 不抽烟的女酒鬼 | Powered by LOFTER